芜歆

人生肆意妄为,潇洒走一回

我们都知道的

杨九郎是张云雷的搭档
张云雷是杨九郎的角儿
看得见的,所有人都知道,杨九郎喜欢张云雷,张云雷喜欢杨九郎。

他们互相喜欢,一个宠一个闹,硬是将无趣节目成了别样风。一个不舍一个甘愿,细碎的漫长的好像本来就当如此,好像那些细节那些镜头眼眸流转的都是真情是心中光芒执念。
是的,我们都知道的,戏台看客全做嬉笑哪能当真,哪能入戏。一上了舞台灯光下,他们说的他们做的都是一场戏。

那个温和的低头顺眉的一线天,那个嚣张气焰的教主,一转身,却是一个引一个走向黑暗。那人是坚持的倔强的,那人是活在这世界的,磨难世俗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是不好过的,不再是台上二句嘻笑怒骂可以遮掩而过,不再是一敲堂木一转身一开嗓的全场惊艳了。

世俗喲,冷漠的很,哪能容你肆意妄为。

台上哦好坏善恶全是心定只凭一腔热血能分天,满堂彩是那羡艳向往,若是真的该多好。
灯光一落散场冷清,我们知道绝不可如真,那人那角应活彼岸应肆意张狂无人阻,不是此地不是此时,这世间啊偏容不下一丝安静。

莫当真,莫如真

看客一心只那美好,也知道只是美好。

台下人张磊台下人杨昊翔
相熟亲兄弟,我且盼二相安好,且盼不落帷幕。

台下啊是这世俗是这人间沧桑,没人躲得过没人挣扎得了。

可真是戏可真是梦?
不可知不可说。

我们都知道的,杨九郎的妻是张云雷的嫂,相声里好玩不如嫂子,全做一笑闹。

我们都知道的,台上二位只要报幕开场便不会分开。

我们都知道,要的不过一个安好一个美好。

狐狸与骗子
一个像童话的故事

造物主创造世界,森林雨露阳光星辰,同时创造了生灵。故事开始在一个森林,狐狸和其他动物一般生活在森林,朝饮晨露夕食野果。生活平静而安逸。大概是远离村落吧从没有人进入过。

狐狸有一身金色的毛发,黑色的眼眸,轻盈灵便,观察着周围,如同森林的宠儿一般踏步闲走。天生的机敏这森林的一丝变化都会发现。

身着布衣背着行李一副迷茫的样子,那人一抬头就看见觅食的狐狸。

他说他要驯养它。

如同造物之初一般狐狸也是很简单就相信了,信任就是晨露会想着分一半野果也要留下一颗,站在原地等待。

可是那人只是个骗子,只是为了这森林的神秘而探寻。

游行者是不会停于一个地方,狐狸则会,被驯服的生灵会一直的等待,直到永远。
没有阻拦,只是站在森林的尽头挥挥爪子。

人类,我会等你回来。

造物主创造世界的那一刻,可能把所有的美好都留给森林万物。人类被称为造物主的化身,他们在大地开垦耕耘创造新的天地。

可是他们缺了一样东西,纯洁的灵魂。

许是曾有过在争夺之中逐渐的迷失了。谎言罪恶或是什么都没有利益二字来得重要。

森林的生命活在造物主的庇护下,雨露野果还有无数属于森林的东西。在森林的绿荫下清泉洗灌灵魂的纯洁。纯洁得好像一尘不染的精灵。

即使误入被作弄也是一片嬉闹罢了。

狐狸任着风吹金色的皮毛,在树枝下望着那人类,眼眸是发亮的,伸出一只爪子宣誓般开口。

“驯服的含义是只要听见风声,我便会在见到你的地方等待,在最高的树枝上遥望。无论是什么好的东西,哪怕我最喜欢的果子也会留下一半给你。不管多久我都会记得你。”

人族为了利益谎言或许诺不过一个点头而已。抚身摸了摸狐狸的毛发而后消失在尽头没有消息。

听到风声我在等你,纵使时间流逝,人族的记忆不再森林依然记得曾有一只狐狸被驯服。

容貌外表的改变都阻止不了生灵的等待,雨露风吹不曾改变。

你说自然了解生物会很难吗,那不过是种本能。当森林出现在这个世界,森林的枝丫比大陆生命早了不止千万年,一切的生命初始于此,森林的生灵都是造物者的宠儿或是化身,是造物者的眼睛,观察着这世界。理解其他生命是造物主的恩宠。

即使不去猜测,狐狸抬头看着那骗子便知晓了人族的本性。

"不会回头的。没有可能的。"造物主的神迹如是说着。

人族啊什么都没有,偏偏有一样便是智慧,一个经历无数分裂在钩心斗角下存活的生命想欺骗一个森林的生灵轻而易举。哪怕森林有着造物主的护佑。

"我会回来的,回来看你,在森林的树叶都变成金黄的时候。"那骗子离开前如是说。

明知不可能却依旧等待着抱着希望,一个造物主庇护的一个堪称胜于造物主的生命,智慧相当,一切不过是二个迥异灵魂信念的对决。

"我等着你,我会每天站在最高的树上遥望你的身影。"狐狸如是说。

这场对决啊谁先低头谁便输了,造物主给了森林无限的生命,给人族广阔的土地生息。狐狸站在树上一年又一年,游人在大陆间行走一年又一年。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狐狸和那个骗子。苦等着希望着绝望着迷茫着,或许只有造物主才知道最后的故事。

故事的最后啊,没有结果。

- 论童年阴影对人的控制 序章

- 《记忆大师》沈汉强历程变化

- 如果你生活在绝望之中永无出路,如果你的世界绝无希望存在,如果你所爱的都在痛苦之中。死亡等于解脱,这就是现实。
- 家庭,别人口中用来做温暖做归属,而这可能是坟墓牢狱噩梦,你想保护,你想成长,你渴望正义,渴望除恶。脆弱不堪的回首却正是唯一的停留。

- 婚姻成了噩梦,为什么不能离开?

- 无法带走无法逃脱,那么让我给你最后的保护,让我带你解脱,亲手结束你的生命吧。

- “跟我走吧,离开他。”

- 我们一起走吧,说过无数次,对二个人,一个二十年前,一个直到记忆删除。她们都太傻了,家暴痛苦折磨都不选择离开。没人救得了没人做得到。

- 除了死亡。

试图研究明白怎么用这个东西/
赵吏视角/
赵吏阿宝向/

我的世界你进不来,你的世界我回不去#
Love my life I believe.
——阿宝

  人总会无聊的,灵魂摆渡人生命漫长在人间来来往往却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永远不会有归宿之地。比起不屑,偶尔会有几分好奇为何人会为那些东西拼了命死了都放不下。可能很久以前知道过吧,太久了也忘了。

  忙了也一阵子了,干脆弄了假身份生活了下来试图理解一下普通人的世界,反正辖区内那些厉鬼应该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

  你想了解一个城市,那么理解一下它的历史,站在博物馆书店一呆就是几天,时间流逝基本没什么感觉,只觉光线变化罢了 。一次可以是凑巧二次是缘分那么三次就是必然,挑了眉目光仍是在前方瞥了眼一脸无辜的女子,皮肤白皙身高也是普通,只是眼睛里的温柔很难躲开。

  指尖相触引得莫名心思,兴趣相投一来一往,陪着人看病甚至替人做饭,如同戏台一样怀抱者人眼中含了几分温柔陪着幻想所谓未来,白头偕老相敬如宾。

   想来好像一场大梦,接到任务的时候还在约会,硬生生拖了下来也没理依旧笑着单膝跪地。

“阿宝,做我女朋友。”

   本是完美的一切瞬间打破了,厉鬼嚎叫着,微眯着眼眸手摸向枪柄,利落的一伸手敲晕了人,一扣手厉鬼散去。木兰急冲冲的跑来几分担忧的模样。故作轻松的一摆手。

“木兰,走,回去吧”

  游子在家乡反而胆怯,吸血鬼爱着阳光却躲避着,从那一天起昼归夜出缩在444号便利店很久直到自己都快忘记了幸福。

没留下一字说明单单消失在那个轨迹里,不再出现在那人视线,只是远远的躲在身后,一次次的危机出现终而选择了远离。
 
“阿宝你是个好女人,我配不上你还不行么?”
  有些事情躲不开逃不掉,面对厉鬼一枪过去大不了永不超生怕什么,偏偏欠了人太多,无可奈何,搜肠刮肚的应付下去。

“理由,我不是说了,我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你的世界我回不去我的世界你进不来。”
看着人执着的眼神仿佛比在寒水地狱待上百年还痛苦,明明可以平凡的一声却为了自己苦等下去绝望着。

“要求?别说一个,一百个你说的我做得到都行。”
不管多久阿宝仍是温柔体贴的,得到了答复便露出微笑,如同一切不曾存在。越是如此越是心痛。

打了电话喊来所有的摆渡人为了一场准备已久的舞蹈,在音乐之下眼中只有那个身影,捧着花单膝下跪。如同多年前的真挚。

“阿宝,我爱你。”

“阿宝,谢谢你教会了我幸福就是要和你爱的人在一起。”

“阿宝,下一次,我给你一生一世。”